耐人寻味的法律援助
来源: | 作者:中证律师陈艳杰 | 发布时间: 2020-05-28 | 692 次浏览 | 分享到:

耐人寻味的法律援助

 

案情简介:

本案中蔡某与翟某(已故)共同生育有三子女,即翟A(男)、翟B(女)和翟C(女)。

2005年10月17日翟某因病死亡。翟某生前与蔡某共同购置位于龙潭区湘潭三区1号楼1单元3层6号房产一套(这是夫妻二人仅有的一套居住房屋)。

翟某去世后,蔡某独自一人居住在夫妻共有的房屋处。多年来并没有发生任何问题,也没有想到办理房产证一事。直至2016年单位报销取暖费政策发生变化,报销人需提交本人姓名的房产证才给予报销,蔡某这才意识到房屋产权协议书名字还是翟某,在其过世后并没有办理房产证。蔡某考虑到自己年龄已大,不想拖累三子女,所以正常享受单位报销福利也适当减轻儿女赡养负担。并且三子女均已成家独居,该套房屋是蔡某仅有居所。故蔡某找到三名子女商量把房屋过户到自己名下,报销取暖费事宜。三名子女表示同意蔡某意见,并陪同蔡某到房产部门办理房产证,但在办理过程出现遗产继承纠纷,导致房屋产权证办理程序中止。

蔡某79岁,年事已高,因家庭纠纷无法解决,在邻居的帮助下到吉林市XX区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

办案经过:

法援中心依程序受理老人诉求后将案件指派给我办理。接受指派后,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且身体患有疾病,我便多次到蔡某家中向其了解案情。

情况了解后,确认这是家庭财产继承纠纷。对于这类家庭纠纷案件,本人不建议走诉讼程序,这样会加深家人间的矛盾,不利于问题彻底解决。我就想三名子女分别沟通,了解房证没有继续办理的真正原因。

通过蔡某打电话分别把翟A、翟B约到蔡某家里约谈,翟C工作比较忙,只能电话沟通。经过和三名子女的沟通,了解到具体问题出现在蔡某、翟B和翟C身上。在我和蔡某交谈过程中,蔡某就口口声声说“女孩嫁出去就是泼出去的水,回来分什么房子”,听她这么说我告诉她,在法律上女孩也有继承权,这与是否出嫁并无干系,但蔡某对我说的这一点并不理解。基于蔡某重男轻女的旧观念,她不想让翟B和翟C参与房产分配。翟C文化水平高些,对继承法也略懂一些,对于她和翟B的继承份额坚决不让步,非要通过诉讼解决。后因蔡某、翟B和翟C都固执己见,导致家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化。同时我还了解到,蔡某认为每月2千元左右的退休金,不够自己用,需要三子女给自己赡养费。现在因为房子过户问题弄得家人间矛盾增加,赡养费问题一时也无法解决。而蔡某报销取暖费的事情迫在眉睫,希望尽快通过诉讼解决房屋更名问题和赡养费问题。

基于以上了解到的情况,我到XX法援中心告知工作人员,蔡某自己有退休工资,是否符合申请法援条件?法援中心称蔡某具备申请法律援助条件,所以可以享受法援中心指派律师的权利。随后我又帮助蔡某将索取赡养费案件办理法援指派手续,准备走诉讼程序。

按照诉讼要求准备完立案材料,到XX区人民法院立案,因案为家庭纠纷的民事案件,法院需要经过诉前调解,如果调解成功就无需开庭审理可直接作出调解文书。诉前调解法官通知翟A、翟B、翟C试图调解解决此案,但三名子女均表示不同意法官的调解方案,最终调解失败。按照法院要求我又重新提起立案诉讼申请,法院排期开庭。

首先对赡养费纠纷案件进行了审理,庭审过程中,办案人背对背调解,三名子女对给付老人蔡某每月300元生活费表示无异议,后法院出具调解书,该案件结案。

继承案件在赡养费案件结案一个月后开庭,庭前翟B对我态度恶劣,并出口不逊,俨然看不出她是蔡某的亲生女儿。庭审进行中,蔡某情绪非常激动,这个继承案件不同于赡养费案件,子女们在庭审中对蔡某想把房子给翟A(儿子)的不满意见都表述出来,这令蔡某情绪非常激动,一度导致心脏病发作,我及时给她服用了救心丸才逐渐平稳下来。法庭认为这种氛围实在不利于继续庭审,便组织背对背调解工作。法官调解的结果是翟A同意放弃自己的继承权,配合蔡某办理房屋过户。翟B和翟C要求蔡某给她二人每人十万元,就同意放弃继承权配合蔡某过户。因蔡某工资不高,且自己没有积蓄,没办法拿出那么多钱。后法官继续做翟B和翟C的工作,二人都不让步,导致调解失败。

庭下本律师又找到翟A、翟B和翟C做劝导工作,翟A同意给翟B和翟C每人五万元现金,让二人配合蔡某办理房屋过户。翟A说自己就这点儿能力,多了也拿不出来,为了让老妈(蔡某)活得舒心,他同意拿这份钱。后翟B和翟C看见大哥翟A能作出现金补偿就同意了这个方案,并约定在拿到补偿款后放弃继承权配合蔡某办理房证。

后翟B和翟C在拿到翟A分别给二人的五万元补偿款后,在XX区公证处办理了放弃遗产继承公证书。公证办理完毕,蔡某在翟A陪同下到房产交易中心办理了房产证。蔡某房证办完后给我打来感谢电话,并同意将法院未结的继承案件办理撤诉。

办案小结:

经过近半年的时间,两件法援案件办结。按照法援中心要求订卷送法援中心归档,后到法援中心领取发放法律援助案件补贴时,法援中心工作人员告诉我因蔡某不具备法援条件,所以律师的法律援助案件补贴费用没有通过审批。工作人员对我之前的提醒表示歉意,称自己对蔡某不具备法援条件没能认真核查就提出指派,工作存在疏漏。

为方便大家办理法援案件,避免类似问题发生,同大家复习一下法律援助案件中申请人具备法援的条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条例第十条 公民对下列需要代理的事项,因经济困难没有委托代理人的,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

(一)依法请求国家赔偿的;

(二)请求给予社会保险待遇或者最低生活保障待遇的;

(三)请求发给抚恤金、救济金的;

(四)请求给付赡养费、抚养费、扶养费的;

(五)请求支付劳动报酬的;

(六)主张因见义勇为行为产生的民事权益的。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对前款规定以外的法律援助事项作出补充规定。公民可以就本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的事项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咨询。

第十一条 刑事诉讼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民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

(一)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后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因经济困难没有聘请律师的;

(二)公诉案件中的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因经济困难没有委托诉讼代理人的;

(三)自诉案件的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自案件被人民法院受理之日起,因经济困难没有委托诉讼代理人的。

回归到我接受指派的法援案件,因申请人蔡某并不是生活困难人员,所以不具备申请法援案件的基础条件。虽然案件补助费用没有,并且自己还搭上不少交通费,能帮助申请人解决好家庭问题,心里还是感觉暖暖的。自从事律师执业这四年,每年我都会做些法律援助案件,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因为我学法律不全是为了谋生,也想尽我所能为社会做些公益。

(本案例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由于涉及到案件当事人相关信息及隐私,案件中人物名称、法院名称均采用化名。)

 

作者吉林中证(吉林)律师事务所陈艳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