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评析·执行担保与执行和解协议中担保区别
来源: | 作者:中证律师姜旭红 | 发布时间: 2020-05-22 | 812 次浏览 | 分享到:

案例评析·执行担保与执行和解协议中担保区别

执行担保是指在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或第三人向人民法院提供信誉或财产担保,经人民法院审查确认担保成立,经申请执行人同意,人民法院依法决定对案件暂缓执行的制度。

执行和解协议中的担保,因被执行人暂时无法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或其他原因,双方当事人自行协商达成延期或分期履行的和解协议,申请执行人要求被执行人提供物保或第三人保证,以约束被执行人按约履行。

两者在司法实务中极易混淆,下面从一则案例入手,分析两种担保制度的区别。

案情:

债权人与案外A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经B人民法院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书,确认案外A于2012年12月31日前给付债权人工程款300万元。因案外A不能全部履行调解书确定义务,债权人申请B人民法院强制执行。2015年8月13日,债权人与案外A达成执行和解协议。此时,债务人对案外A的还款义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执行和解协议内容为:

一、案外A尚欠债权人工程款1,820,400.00元(大写:壹佰捌拾贰万零肆佰圆)及逾期利息(按实际计算)分期给付:2015年11月1日还款900,000.00元(大写:玖拾万元),2015年12月31日还款920,400.00元(大写:玖拾式万零肆佰圆),直至还清为止。

二、执行费230,000.00元(大写:贰万叁仟圆)由案外A承担。

三、债务人对上述还款义务提供担保并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四、如有一次不履行,将申请法院立即恢复执行。

五、本协议经三方签字生效。

2015年12月2日,因案外A未履行第一期还款义务,债权人向B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保证人财产。B人民法院认为,债务人自愿为本案执行提供担保,因案外A未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确定义务,经债权人申请,裁定案外A债权人案款1,820,400.00元及逾期利息(按实际计算)由债权人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2018年1月10日,B人民法院向C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协助公示通知书》:冻结债务人持有E公司250万元股权。后因债务人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债权人向债务人管理人申报债权。

争议焦点:

1、债务人在执行和解协议中承担保证责任的行为是否为执行担保?

2、B人民法院能否依据执行和解协议直接裁定执行债务人财产?

评析:

一、本案中债务人的担保行为系为执行和解协议所作担保,非执行担保。

根据《民诉法》及《民诉法解释》的有关规定,执行担保中担保人要向执行法院而不是向对方当事人提供担保。结合本案《和解协议》内容可判定,债务人仅有《和解协议》中作出担保的意思表示,但并未向执行法院作出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故不能认定为执行担保。

二、执行和解协议并非生效裁判文书,不可作为执行依据,其本身不具有强制执行效力,B人民法院仅依据执行和解协议而执行债务人财产明显不当。

如债务人的担保行为非执行担保,即不可适用《民诉法》第231条关于执行担保中,被执行人逾期仍不履行的,人民法院有权执行被执行人的担保财产或者担保人的财产的规定。

依据2018年03月0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和解若干问题的规定》,被执行人一方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申请执行人可以申请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也可以就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向执行法院提起诉讼。

执行和解协议中约定担保条款,只有在担保人向人民法院承诺在被执行人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时自愿接受直接强制执行的,恢复执行原生效法律文书后,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申请及担保条款的约定,直接裁定执行担保财产或者保证人的财产。

因本案发生于执行和解司法解释实施前,依据修改前《民事诉讼法》第230条之规定,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恢复对原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

据此,适用本案中行为时法律规定,对于被执行人未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仅能以原调解书为执行依据,恢复执行。或者债权人依据《和解协议》另案起诉要求债务人承担保证责任,取得生效判决后,才可作为执行依据。

综上,执行和解协议并不具有强制执行力,其中的担保人不能被强制执行。如果申请执行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只能依据执行和解协议另案提起诉讼。相比之下,执行担保成立后则具有强制力,在暂缓执行的期限届满后,可以直接执行担保财产或裁定追加担保人为被执行人。如有效衔接执行和解中担保与执行担保,则可促使执行和解协议中的担保同时具备执行担保的条件。既有利于降低债权人实现债权的成本,提高执行效率,又有效缓解当前执行难的问题。

以上仅为个人工作中涉及法律问题的总结,仅代表个人观点,如有纰漏,望探讨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