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施工人是否有权向发包人直接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来源: | 作者:中证律师虞连昌 | 发布时间: 2020-05-17 | 804 次浏览 | 分享到:

实际施工人是否有权向发包人直接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合同法》第286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规定对于保障承包人工程款债权的实现,解决拖欠工程款问题,保障劳务工人的报酬和社会稳定具有积极的意义。但由于《合同法》对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规定的过于原则,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下称《司法解释(二)》)未出台之前,各级法院对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法律适用存在较大分歧。

施工合同无效是否影响优先受偿权的行使各地法院适用不一。例如江苏高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审理指南》规定,建设工程合同无效,承包人或实际施工人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人民法院不应支持;而安徽高院又持相反态度,安徽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承包人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可予支持。

优先受偿权的行使主体(承包人)各地法院适用不一。例如安徽高院将承包人进行了扩大解释,将分包人和实际施工人在满足一定条件时确定为优先受偿权的行使主体,安徽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规定,分包人或实际施工人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施工义务且工程质量合格的,在总包人或非法转包人怠于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时,就其承建的工程在发包人欠付的工程款范围内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可予支持。而其他部分省份却又对承包人进行了狭义解释,严格确定为与发包人签订合同的承包人,确认分包人及实际施工人不享有优先受偿权。即使是同一时期最高人民法院对同一问题的司法裁判也呈现出截然相反的观点

也正是最高院和各地法院对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法律适用的不统一,2018年12月29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对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作出了明确规定。该司法解释第17条的规定,与发包人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根据合同法第286条规定请求其承建工程的价款就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换而言之,该条文表明了最高院认为合同效力不影响承包人优先受偿权的使用;《合同法》第286条规定的“承包人”应作狭义理解,优先受偿权的权利主体限于“与发包人订立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不包括实际施工人。根据该司法解释实际施工人不能直接向发包人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法律对实际施工人关上了一扇门,但也向实际施工人打开了一扇窗。虽然实际施工人不享有向发包人主张优先受偿权的权利,但司法解释赋予了实际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对性以发包人为被告提起诉讼权利,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同时,也赋予了实际施工人根据合同法第73条规定,以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怠于向发包人行使到期债权,对其造成损害为由提起代位权诉讼的权利《司法解释》(二)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规定,有助于全国法院审判工作的开展,有助于实际施工人主张权利的规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