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或妻一方承担责任,查封扣押冻结夫妻共同财产的,配偶能否以共同财产为由提出停止执行?
来源: | 作者:中证律师赵茜 | 发布时间: 2020-05-17 | 801 次浏览 | 分享到:


夫或妻一方承担责任,查封扣押冻结夫妻共同财产的,配偶能否以共同财产为由提出停止执行?
 

情简介】

 张静与张佳勋于1997年结婚。乌海中院判决张佳勋、彤阳公司、白治峰共同偿还高天云500万元,同时判决张静在该案中不承担责任。后该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在执行中,乌海中院先后查封了登记在张佳勋名下的乌海银行股份48万股,以及登记于张静名下的渤海湾区房屋和黄河东街车库,并且已经执行张佳勋2014年乌海银行股权所得股息红利款115200元及登记在张佳勋名下的高尔夫轿车一辆。

 张静是上述财产的共同共有人,提出执行异议。理由如下:

 1、已查封的财产是张静与张佳勋共同共有财产,而民事判决明确张静不承担责任,故法院不应执行张静的财产。在未析产前对张静与张佳勋共有财产予以执行,则会连同张静的财产一并执行,而执行张静的财产没有任何依据。所以本案即使不解封,也该先停止执行,待析产后再对张佳勋的财产予以执行,对析产后的张静的财产则应解封。

2、对已执行的股息红利和车辆,因为张静是共同共有人,在法院判决张静不承担责任的情况下被执行,已对张静造成实质性损害。

法院判决

 该案件经过一、二审及再审均驳回了张静的诉讼请求。

 二审内蒙古高院认为:关于张静主张的先析产再执行的问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四条“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请求分割共同财产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张静上诉请求先析产再执行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请求返还张静已被执行的共有财产:2014年乌海银行股权所得的股息红利115200元及高尔夫轿车一辆的上诉理由,不属于执行异议之诉审理范围。鉴于生效判决中已明确判决张静不承担责任,所以生效判决中的债务是张佳勋的个人债务,张静不承担责任。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对被执行人与其他人共有的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并及时通知共有人”的规定,一审法院对张佳勋、张静夫妻共有的乌海银行股份48万股,海勃湾区和平东街北二街坊2号楼4单元102室房屋一处和位于黄河东街北三街坊11号楼27号车库一处进行查封正确。同时,在对张佳勋、张静夫妻共有财产进行拍卖时,应在夫妻共有财产范围内对张佳勋所享有财产份额进行处分,不得损害张静的财产份额。

综上所述,张静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再审程序中,最高法院裁定驳回张静的再审申请。

律师评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四条 对被执行人与其他人共有的财产,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并及时通知共有人。 共有人协议分割共有财产,并经债权人认可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有效。查封、扣押、冻结的效力及于协议分割后被执行人享有份额内的财产;对其他共有人享有份额内的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予以解除。 共有人提起析产诉讼或者申请执行人代位提起析产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诉讼期间中止对该财产的执行。”的规定,在执行案件中,其他财产共有人可以通过析产诉讼或协议分割财产并经债权人认可的两种方式来对共有财产的份额进行区分。

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张静作为被执行财产的其他共有人是可以要求析产之后再执行的,但由于张静与被执行人张佳勋系夫妻关系,且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四条之规定的两种例外情形。即不符合一方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等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行为的;也不符合一方负有法定扶养义务的人患重大疾病需要医治,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关医疗费用的。故,本案中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即不能进行析产。

另外该案件二审判决认定“在对张佳勋、张静夫妻共有财产进行拍卖时,应在夫妻共有财产范围内对张佳勋所享有财产份额进行处分,不得损害张静的财产份额”。虽然配偶提出以先析产再执行为由,请求停止执行,未得到支持,但在拍卖阶段,是在夫妻共有财产范围内对张佳勋所享有的财产份额进行处分,张静的相应份额并不会被申请执行人全部执行。

 通过这个案例,表明在夫或妻一方承担责任,查封扣押冻结夫妻共同财产的,配偶提出执行异议,以先析产再执行为由请求停止执行,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赵茜律师简介:

赵茜律师,法学学士,吉林中证律师事务所二级合伙人律师。

主要从事婚姻家事、房地产类业务;在不良资产清收、金融保险及物业服务方面均有丰富的诉讼及非诉经验